响肠新闻

首页 科技 教育 时事 健康养生 财经 军事 社会 体育 旅游 文化 汽车 综合 国际 娱乐

响肠新闻>时事>“90后”院士陈俊武:以身许国70载

“90后”院士陈俊武:以身许国70载

发布时间:2019-11-14 17:45:40 已有: 1653 人阅读

陈吴均院士(左前方第二位)在陕西省华县试验场指导了这次行动。新华社

“寿命只有70-80岁,其中保持健康身体和良好思维能力的能力一般只有40-50岁。生命太短暂,没有意义,除非你付出的比得到的多。”今年7月,92岁的陈吴均在视频的另一端,在中石化总部召开的陈吴均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上讲话时,现场和会场的一万多名干部职工都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

在中国,70%的汽油采用催化裂化技术加工。然而,这位与共和国战斗了70年的“国宝”专家是中国催化裂化工程技术的创始人。

“我今年92岁,我和共和国工作的年龄一样——70岁,入党65年。”70年来,陈吴均以共产党员的奉献精神和科学家为国家服务的责任和义务,一丝不苟、严谨、开拓创新,将个人理想融入国家发展的伟大事业,为中国炼油工业催化裂化技术做出了一系列开拓性贡献,为中国飞速发展的现代工业注入了源源不断的“能量”。

“我从20多岁开始就一直在创新。我已经一天没安静了。”

不要设置闹钟,每天6: 30准时起床,永远不要靠在床上。熟悉陈吴均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人。除了每天有规律的时间阅读之外,陈吴均院士还有一个长期的散步习惯。

而这种“规则”也是一种行动意识,这是陈吴均从小就养成的。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的是,陈吴均院士非常有规律,从学习到工作都有一个独特的标签:“不安分的人”。

1944年,陈吴均被北京大学理工学院录取。虽然他对药学很着迷,但当时他被告知国家建设的需要。陈吴均坚决自愿去申请应用化学系。

这种自愿的“改变”为他一生为国家服务埋下了种子。

大二的时候,陈吴均和他的同学去了东北的抚顺。在日本人留下的页岩油精炼厂,他第一次看到一个被日本人遗弃但尚未开放的煤制油厂,他的心怦怦直跳。

从那以后,“石油”成了他心中挥之不去的担忧。陈吴均已经把他4年的青春写进了书页和笔记。

1948年,22岁的陈吴均从北京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后,拒绝被家人留用。经过几轮之后,他于1949年12月来到辽宁省抚顺矿务局,参加一家人造油厂的修复工作。

面对当时技术匮乏、生产条件恶劣的现实,勤奋好学的陈吴均一头扎进车间,用面前的设备验证和比较自己学到的理论,摆弄和思考问题。他请教专家,向老工人和老主人学习。他经常忘记早晨和黄昏,他的衣服经常沾满油脂。

谈到他年轻时的选择,陈吴均说他不喜欢缺乏理解和经验主义。他认为他应该从实践中学习,从理论上解决问题。他说:“我从20多岁开始就一直在创新。我已经一天没安静了。”

正是这种“不安”帮助陈吴均克服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问题,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行业传奇。正是这种“不安”帮助陈吴均在32岁时获得了国家劳动模范称号,在64岁时获得了国家工程勘察设计硕士称号,在65岁时获得了中国科学院院士称号,在71岁时获得了河南省科技英雄称号,在87岁时获得了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

“第一朵金花”绽放春香

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石化工业几乎是一片空白,国内需求逐渐出现。

陈吴均已经尝到了技术创新的好处,他清楚地知道石油是国家工业发展的血液,绝不能让别人一直捂着鼻子和喉咙。

1961年冬季,石油工业部决定部署关键力量,应对被称为“五朵金花”的流化催化裂化、铂重整五项新炼油技术,以尽快改变中国炼油工业的落后局面。面对危险,34岁的陈吴均被任命为中国第一台流化催化裂化装置的设计师。

从1962年到1965年,陈吴均主持设计了中国第一台年产60万吨流化催化裂化装置,并在抚顺第一完成投产。中国炼油工业新技术的“第一朵金花”盛开,带动炼油技术跨越20年,达到当时世界先进水平。

然而,在随后的几十年的科学研究中,陈吴均对我国催化裂化工程技术的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

20世纪80年代初,陈吴均带领团队成功开发了一种新型同轴催化裂化装置。计划利用这一成果在兰州炼油厂建设一个年产50万吨的大型催化裂化装置。然而,在审查技术提案时,遭到强烈质疑,因此石油工业部主管技术的副部长出面主持了后来的审查会议。

陈吴均拍了拍胸口,下达了军令:“如果出了什么事,就问我陈吴均!”

正是陈吴均的信心和坚持,该项目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国家优秀设计金奖。

1985年,石家庄炼油厂实现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渣油催化裂化技术产业化。1987年,他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989年,上海炼油厂建成并投产了100万吨/年同轴结构高效再生催化裂化装置。1994年,该技术获得中国催化裂化工程技术领域的第一项发明专利...

由于陈吴均等几代化学工作者的努力,我国的催化裂化技术可以说已经从贫瘠走向辉煌。

目前,中国已有数百套催化裂化装置建成投产,总加工能力达1.5亿吨,使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最大催化裂化国家。

“第一颗心”是国家的需要

1990年,63岁的陈吴均从领导岗位上退休,但仍然精力充沛。他有自知之明,精神健全,主动提出继续工作。

直到十多年前,一位老人陈吴均仍然指出:“在未来的五到十年里,我仍然可以做两件事。一是指导主要工程技术的发展。另一个是讨论胜任的宏观战略主题。他愿意学习不熟悉的知识,并试图提出一些有益于国家和大局的论点和建议。”

煤制烯烃曾经是煤化工行业的世界性问题。1997年,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专家刘钟敏等洛阳交流甲醇制烯烃中试技术成果,希望在流化床技术经验的基础上发展甲醇制烯烃技术。陈吴均深知煤基甲醇制烯烃的广阔市场前景,这促进了公司与对方的合作。在dmto工业试验中,陈吴均不顾80岁高龄,五次前往陕西华县试验场。

在陈吴均的指导下,该项目从实验室、工业中试和工业示范装置三个方面完成了“两次100倍”工程技术开发。2010年8月,世界上第一台规模最大的dmto工业示范装置在包头市建成,形成了中国在煤制烯烃生产领域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

如今,dmto技术已在国内近20家企业生根发芽,成功开辟了一条非石油烯烃生产技术路线,推动了我国甲醇制烯烃新战略产业的快速形成。2015年1月,dmto技术获得2014年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陈吴均,在他的晚年,仍然坚持每天按时来办公室查阅资料和研究课题,无论晴雨。就在不久前,他接受了他所在单位的强烈建议和家人的多次恳求,开始在周一、周三和周五工作。

伊登就像一颗豆子,有一万颗星星。陈吴均晚年愿意当一名梯子,为中国石化行业培养了许多人才。他改变了自己的观点,开办了一个特别的高级培训班,让中国石化行业的优秀学生接受高水平的“魔鬼训练”。当年研讨会的许多参与者现在已经成长为石油化工行业的技术专家。

中石化安庆石化公司副总经理龚超是催化裂化高级研究班三期学生。在她眼里,陈老的生活很像他一生都在研究的催化裂化反应过程。热量和催化剂使原重油发生裂解反应,并转化为可用的汽油、柴油和其他产品。每一个微小的催化剂颗粒时刻准备着,当它被粉碎以完成使命的那一刻,“陈院士的人生经历多么相似”!

“你在90多岁的时候还在思考和工作。你的动机来自哪里?你的第一颗心是什么?”——今年全国科技工作者日,洛阳一群“90后”年轻技术人员以钦佩的名义访问陈吴均时,问了这个问题。

精力充沛、白发苍苍的陈吴均伸出右手,挥挥手,给出了一个四字的回答:“国家需要它!”

岁月就像歌曲。喜欢古典诗歌的陈吴均曾经写下这首诗来表达他的感受:“当一个老人回忆起他的一生,如果他想年轻,就有办法。旧天空不明朗,小船又开始航行了。”

江西快3开奖结果 新疆11选5投注 吉林十一选五 江苏十一选五 广东11选5购买

Copyright 2018-2019 ruczen.com 响肠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