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肠新闻

首页 科技 教育 时事 健康养生 财经 军事 社会 体育 旅游 文化 汽车 综合 国际 娱乐

响肠新闻>文化>平静之恶:雅歌塔的流亡生涯与移民写作丨文化客厅

平静之恶:雅歌塔的流亡生涯与移民写作丨文化客厅

发布时间:2019-11-01 10:55:44 已有: 4014 人阅读

许月东的作品

为什么手风琴的语言不能被模仿?她的语言风格是如何形成的?她为什么如此避免用母语写作?她的文学成就与移民的孤独有关吗?在其他移民文学中,谁能与手风琴相比?她写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残酷和黑暗给今天的读者带来了什么意义?

雅高塔

9月7日下午,在文化客厅的第16次活动中,新京报文化客厅结合世纪观和单向空间,举行了一次关于“文盲人群”的新书发布会。匈牙利翻译家、作家于泽民和小说家鲁珉应邀参加了《依约》的工作和生活。

《文盲的人》,[·匈牙利]亚戈塔·克里斯多夫,张孙静译,世纪文坛,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年4月

为什么雅高塔如此回避她的母语?

阿尔塔是匈牙利作家,但事实上她不是匈牙利作家。她于1935年出生在匈牙利。她的童年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她看到了许多战争场景,经历了非常残酷的生活,这成为她未来创作的素材。《邪恶孩子的日记》就是基于这一经历写成的。

阿奇于1956年逃到了其他欧洲国家。她只有21岁,带着一个4个月大的婴儿离开匈牙利。她先去了奥地利,然后去了瑞士。她曾在瑞士的一家钟表厂工作,做过推销员,也做过牙医助理。她51岁时才出版了第一本书。余泽民认为,这不是一个普通作家的经历。她积累了丰富的生活经验,但她写得非常简洁。

作为一名匈牙利作家,她写的是她在匈牙利的记忆,但她用法语写作。她匈牙利语水平很高,十几岁就开始写诗。到达瑞士后,她拒绝用匈牙利语写作。她甚至要求别人把她的法语作品翻译成她的母语。她为什么这么逃避自己的母语?

鲁珉认为,对于雅高来说,二十多岁开始学习法语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她和孩子们一起学习法语,模仿他们的作业,用和孩子们一样的语言完成了她的第一部小说《邪恶孩子的日记》。这使得她的语言很笨拙,就像孩子写作文一样,句子很短,很少使用形容词和心理描写,这给人一种特殊的不同感觉。

因为文学发展到今天,我们对语言的追求已经到了病态的阶段。作家们会喜欢使用更优雅、更优美、更有光泽的书面语言,而艾依笨拙简洁的语言实际上是一种技术上的提炼。

此外,童年是思考更接近“真实的人”状态的一段时间。孩子们可以用非常冷的方式观察世界。后来,雅高塔用这种语言来处理非儿童主题,效果不如《邪恶儿童日记》那么强大。因为不同语言和不同叙事内容的匹配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俞泽民认为手风琴的语言是不可模仿的。从孩子的角度来看,她写的东西非常残忍,而且她在一个特殊的地方受到语言的限制,这导致了她的语言风格的不可模仿性。作为法国文学的闯入者,她的特殊性使她能够将法语简化到许多法国作家学不到的地步。一旦她回到自己的母语世界,她就忍不住去修饰它。这也是她拒绝翻译自己作品的原因。她的语言风格连她自己都无法重复。

语言的克制使得《邪恶儿童日记》如此令人震惊。

雅高塔的语言不仅给读者一种陌生和粗糙的感觉,也给读者一种因语言贫乏而产生的拘束感。例如,鲁珉说,在《邪恶的孩子》杂志上,双胞胎的母亲和姐妹死后被埋在地下很长时间。一天,他们的父亲回来挖坟墓。我父亲喝醉了,我祖母告诉这对双胞胎再埋一次。但是弟弟们没有埋葬他们。相反,他们悄悄地捡起母亲和姐姐的骨头,洗干净,挂在床头,听骨头跳动的声音。这个情节非常扣人心弦和残酷,但它可能是由于缺乏语言,或由于独特的克制。一致使用非常简单明了的词语。如果是其他作家写的,这个地方可能用50页来表达感情。

《邪恶的孩子的日记》中也有类似的情节。两个孩子的父亲说他想越过边境。孩子们同意了。他们为他们的父亲烧了特别美味的食物,在他的饮料里放了安眠药,然后烧了他所有的证书,告诉他们的父亲如何去那里。他们的父亲一到那个地方就被杀了。这两个孩子想杀死他们父亲的原因是,如果地雷被践踏和炸毁,后面的人可以安全地带着他的尸体向前走。这两个孩子小心翼翼地计划炸毁他们的父亲,以帮助他们中的一个安全越过国界。Accorta用令人惊讶的平静的语言写了这篇文章。

《邪恶的孩子的日记》,由雅阁克利斯朵夫[匈牙利出版社出版,简夷陵译,世纪观,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8月

俞泽民还认为这段话是《邪恶的孩子日记》中最令人震惊的部分。俞泽民指出,《恶童日记》标题的翻译实际上是有问题的,“邪恶”给人一种先入为主的感觉,认为这些孩子是坏孩子。事实上,这有点误导读者。这是一个关于双胞胎如何在非常残酷的环境中学习生活的故事。这本书就像战争中的生存手册。这两个孩子首先学会穿破烂的衣服,身上带着各种腐烂的气味,然后学会如何残忍和无动于衷。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生存。这一点也不“邪恶”。

移民作家如何使用语言写作?

鲁珉认为,为什么一致性在全世界如此广泛地传播?除了她的语言和残酷的叙述,这也与她的流亡经历和不同的文化背景有关。具有移民色彩的作家现在是整个世界文学地图上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如纳博科夫(Nabokov)、奈保尔(Naipaul)、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和鲁西迪(Rusidi)。

马洛·山多尔也许是最适合与依约相提并论的人。他是由余泽民翻译到中国并引起强烈反响的作家。他也是一个有移民背景的典型作家。具有类似经历的作家在处理与流亡相关的主题时,尤其容易在大时代背景下描述一个人的困境。他们的作品隐藏了随时可能被唤起的孤独。

俞泽民

俞泽民同意这一说法。马洛依确实是一个特别好的对比作家。他们两人都离开了祖国,但他们走了完全相反的道路。Accorta出国后完全放弃了母语,用法语写作。马洛直到89岁才放弃母语。尽管没有市场,没有出版物,也没有出版物,他仍然用匈牙利语写作。然而,它们都达到了非常高的标准。他们对语言的选择取决于他们自己的经历和要表达的材料。

米兰昆德拉也可以和手风琴相提并论。米兰·昆德拉从捷克来到法国。他的好书是在他离开前写的。他后来的法国小说非常不成功。因为他没有掌握他的跨文化特征。然而,阿依奇出于各种原因选择了法语写作,但走了一条非常独特的道路。俞泽民认为,对这三个人的比较研究可以作为博士论文的题目——“流亡作家如何使用语言写作”。

在20世纪的最后50年里,具有这种背景的作家是世界文学中非常重要的风景线。他们将从跨文化的角度来看待它。Accorta有匈牙利文学背景,匈牙利读者不理解。在法国文学中,也有法国读者不理解的背景。她同时登上了两条船,但她走得非常坚定。这是依塔的特点。

匈牙利作家埃丝特·哈兹皮特(esther hazpeter)曾经评论过亚戈塔,说亚戈塔不是匈牙利作家,她是瑞士作家或法国作家,因为她用法语写作,但她的记忆是匈牙利语,她眼中的风景是匈牙利语,除了她从附近的地方远眺我们看到的世界。她的观点非常独特,远离写她记得的东西,所以她会在语言中呈现一种新的质感。

然而,在匈牙利,由于他们狭隘的民族主义,他们没有给予依撒格很高的地位。匈牙利作家切尔特·伊姆雷(Chertes imre)在200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一家右翼报纸的标题是“切尔特不是匈牙利作家,而是犹太作家”。这实际上反映了狭隘的民族主义。

阿尔塔首先在法国出名。她最早的法国小说出版于1986年,但匈牙利版本出版于1989年。1989年之前,匈牙利人不知道她的作品或她的存在。她的反应主要始于法国。余泽民推测,因为她是移民作家,不会用匈牙利语写作,匈牙利人因为民族自豪感而拒绝了她。他们认为她不是真正的匈牙利作家,对她关注较少。

此外,因为她用法语写作,作品翻译成匈牙利语后,匈牙利人会觉得她的语言很差,从而失去了对法国读者的影响,因为法国人不能用这种方式写作。

雅高塔获得了2011年匈牙利政府在文化艺术领域设立的最高奖项“科苏特奖”。她应该在三月份赢得这个奖项,这是她最后一次回到匈牙利。她获奖后回到瑞士,三个月后去世。有些人问她是否乐意赢得科苏特奖。她说她很高兴,因为这是匈牙利的一个奖项,但她没有获胜的感觉。此外,kosut奖已经颁发给她两次了,所以这次当她弟弟打电话告诉她这个奖项的时候,Accorta的回答是,“为什么它又来了?”

这表明在匈牙利,对她的奖励是有争议的。陪审团两次通知她她可能会获奖,但最终她还是没有获奖。她在去世前终于获得了这个奖。她的地位在匈牙利相当尴尬,但现在匈牙利已经接受了她,并在她的家乡建立了一个文学博物馆。她死后,《邪恶孩子的日记》被拍成电影,在奥斯卡竞赛中代表匈牙利电影。匈牙利接受她的过程非常曲折。

鲁珉补充说,移民作家在他的新国家经常被接受,但这种接受被接受为移民,所以在他的祖国,这种接受并不完全被接受。《追风筝的人》的作者侯赛因也是一位移民作家。他从阿富汗移民到美国,在美国学习医学。他的《追风筝的人》(The Kite Runner)常年占据畅销书排行榜,但阿富汗人一直对他很生气,认为他在兜售阿富汗的恐怖主义、落后、阶级歧视等刻板印象。

村上春树在日本的评论也很奇怪,因为他们对村上春树的泛国际写作风格有着相当不同的看法。在国际上,村上春树用日本身份来决定自己的坐标,这使得许多日本批评家不同意。这与文学的质量无关,而是与身份产生的独特心理有关。

卢西迪说了一句关于移民的话。他说我们是不完整的存在,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是偏见。这是因为人们总是把鲁西迪、石黑浩和奈保尔称为“三个移民”。然而,他们特别讨厌被贴上这样的标签,好像他们在英国很受欢迎,因为他们是移民作家。他们也觉得这样的标签是不可避免的。许多人欣赏某种艺术,并且总是把它分类。这是同性恋主题或中东主题。鲁珉认为标签是不可避免的存在,这有时是合理的,尽管它也会造成一点损害。

Accorta看到了人类童年时代最残酷的事情,她必须说出来。

余泽民提到,《文盲》中有一篇文章“昨天”,其实是关于雅科塔移民后的生活感受——孤独和无法忍受的单调。这部小说是从一个非常独特的角度写的,反映了她的现实。雅高塔获得科苏特奖后,她接受了人生中最后一次采访。人们问她,你能想象你没有流亡吗?她说她一直后悔离开匈牙利,因为她觉得离开后她承受了太多的孤独和单调。如果她想留在自己的祖国,生活可能会更艰难,但至少不会那么孤独。

余泽民在匈牙利的经历让他特别理解了雅高塔的孤独:聊天对象的缺乏和语言障碍造成了一种无法解决的陌生感。虽然朋友可以陪你,但没有人能真正与你交流。Accorta选择了法语写作,因为她必须表达出来。

鲁珉认为,这种无法形容的孤独生活已经成为写好作品的基础。有时一些更沮丧的作家会说,我真的希望现在遇到一场巨大的灾难。鲁珉能理解那种情绪,因为有时只有这种情况才能使作家产生一点点文学“分泌物”。

鲁珉

余泽民提到,《雅高》中提到了伯恩哈德。伯恩哈德是“一致”的一个例子。事实上,她的作品与伯恩哈德的完全不同,但她的气质是一样的。他们都质疑社会和人类。Accorta非常喜欢bernhard,因为他们有相似的经历。

伯恩哈德生于1931年,经历了大屠杀。艾克生于1935年。它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残酷,目睹了大屠杀。他们看到了童年时代最残酷的事情,以及社会和人性中最黑暗的事情,所以他们想告诉人类这些事情一生都存在。尽管伯恩哈德获得了许多奖项,但奥地利政府并不喜欢他。甚至在他死后,他留下遗嘱禁止他的作品在奥地利出版。

余泽民去世后,曾写道,余泽民作品中最重要的是继承人类最残酷的遗产,同时她把这些遗产留给了我们。事实上,这是她的作品的角色。

徐越东

编辑|李阳

校对|薛静宁

吉林十一选五

Copyright 2018-2019 ruczen.com 响肠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