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肠新闻

首页 科技 教育 时事 健康养生 财经 军事 社会 体育 旅游 文化 汽车 综合 国际 娱乐

响肠新闻>文化>从“骂观众”到“缓慢的归乡”九本书深入了解新晋诺奖得主汉德克

从“骂观众”到“缓慢的归乡”九本书深入了解新晋诺奖得主汉德克

发布时间:2019-11-03 14:48:20 已有: 1489 人阅读

Handke

封面记者张杰

奥利作家彼得·汉德克(1942-)获得2019年诺贝尔奖的消息传出后,人们开始对这位先锋派剧作家和小说家的文坛产生好奇。在最高光的兴奋过去之后,值得安定下来,去了解这位优秀的作家。

汉德克出生在奥地利肯普顿的格里芬,一个铁路雇员家庭。随着他父母童年在柏林(1944-1948)的经历,他年轻时在肯特郡农村的生活渗透到他的自传作品中。1961年,汉德克进入格拉茨大学学习法律,并开始参加“城市公园论坛”的文学活动,成为“格拉茨文学学会”的成员。他的第一部小说《大黄蜂》(1966)的出版促使他放弃学业,投身于文学创作。1966年,汉克出版了剧本《责骂观众》,这使他出名。它在德国文坛上引起了前所未有的轰动,并使格拉茨文学学会闻名。《责骂观众》是汉德克对传统戏剧的公开挑战,也典型地体现了格拉茨文学学会在20世纪60年代初文学创作中的共同追求。

Handke的生活可以说是自由而无拘无束的。像许多著名作家一样,他独特的写作风格在文坛上引起了持久的争论,并确立了令人钦佩的地位。

在中国,世纪景观出版社从2009年开始介绍他的作品。坚持不懈赢得了许多专业读者的认可和诺贝尔奖评委的认可。九部作品分别是《责骂观众》、《守门员面对点球的焦虑》、《没有欲望的悲伤旋律》、《左撇子女人》、《慢慢回到故乡》、《第九个王国》、《陌生的时代》、《论疲劳》和《痛苦的中国人》。

责骂观众

这本书是三部戏剧的合集,包括《自责》、《责骂观众》和《卡斯帕》。其中,整部戏剧《骂观众》没有传统戏剧的情节和放映,没有戏剧人物、事件和对话。只有四位匿名演讲者在没有布景和幕布的舞台上近乎歇斯底里地“辱骂”观众,自始至终展示了对传统戏剧的否定。

一首没有欲望的悲伤的歌

汉德克创作《没有欲望的挽歌》的转折点是他母亲在1971年底自杀。他母亲的疏离生活也成为他文学创作中挥之不去的阴影。这个故事从报纸报道一名51岁的家庭主妇自杀开始。小说以巧妙的叙事结构和独特的叙事风格展现了母亲的生死故事,其中蕴含着一种发人深省的欲望,一种值得向往的生存,一种无声质疑社会暴力的叙事声音。汉德克后来把这个愿望放到了另一部以女性为中心的小说《左撇子女人》中。

左撇子女人

这本书是一本小说集,由三部小说组成,包括《左撇子女人》、《短信告别》和《真实感受时刻》。“左撇子女性”的主题也是自我体验和生存。可以说,这是《没有欲望的悲伤之歌》的一首配乐。女性形象是艺术表达的中心。

小说中的主人公玛丽安似乎毫无预兆地突然解除了与丈夫的婚姻,过着独立的生活。她似乎神秘地醒来了。她独自承受孤独、担心、考验和时间。她尽力保持独立,不屈服于任何世俗观念。拥有她的丈夫称她为“神秘主义者”。为了确保经济独立,她在孤立的生活中恢复了原来的翻译工作。她拒绝了丈夫为重获旧爱所做的努力,摆脱了加入女权主义圈子的诱惑,寻求志同道合的联系,并坚定地走上了自己选择的道路。

“守门员在点球面前的焦虑”

这本书是一本小说集,由四部小说组成,包括《守门员在点球面前的焦虑》、《监事会的欢迎辞》、《推销员》和《当保龄球瓶掉到农场保龄球道上》。在标题故事“守门员面对点球时的焦虑”中,英雄布洛赫是当年著名的守门员。一天早上,他莫名其妙地离开了工作,因为他认为自己被解雇了。他漫无目的地在维也纳闲逛。他不小心犯了谋杀罪。他开车到边境的一个偏远地方躲藏。他看到报纸上的通缉令,最后停在一名守门员面前,看着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罚点球。在小说中,汉德克传达了约瑟夫·布洛赫的注意力与他对语言和写作的另一种精确痴迷以及他对连续事件极其微妙的描述的偏离。这部小说有一种侦探悬疑的气氛。

陌生的时刻

它包括汉德克的三部戏剧《非理性的人会死》、《陌生人的时代》和《为永生做计划》。其中,在《陌生的时刻》中,各种角色轮流出现在舞台上。他们在这个中心相遇,互相干扰,组成一个团体,然后瓦解它。在作者充满讽喻和讽喻的作品中,这个包罗万象的、奇怪的、最终黑暗的世界舞台可能是汉克感受到的真实世界的缩影。

痛苦的中国人

《痛苦的中国人》包括汉德克的四部作品,包括小说《痛苦的中国人》和三部游记,即《梦想家告别第九王国》、《多瑙河、萨瓦河、莫拉瓦河和德里纳河冬季旅行或塞尔维亚正义》和《冬季旅行夏季补遗》。在《痛苦的中国人》中,作为一个神秘的陌生人出现在英雄的梦中,“痛苦的中国人”一再成为英雄努力克服内心痛苦的隐喻。这三个观察和旅行笔记标志着汉德克的一个新的创作时期,也反映了他面对欧洲暴力政治动荡时无畏的正义感。

论疲劳

它包括汉德克在20世纪80年代末至2013年创作的五部独特的叙事作品。无论叙事形式如何变化,韩珂总是关注自己与世界的关系。《论疲劳》中的疲劳是感知世界的一种重要方式。《点唱机上》唤起并召唤失去的时间。《沉默的土地》中提到的“沉默的土地”实际上是一个厕所。作者独特的表达方式完全超越了人们的习惯,不言而喻。《蘑菇白痴》描绘了一个对蘑菇着迷的虚构人物。从好奇、追求、痴迷、疯狂到逐渐平静、退缩和解放,韩克借此机会回顾和反思自己的生活。

慢慢回到家乡

1979年,在巴黎生活了几年后,汉德克回到奥地利,在萨尔茨堡过着孤独的生活。在此期间,汉德克经历了短暂但几乎绝望的生存和写作危机,陷入了“生存”的陷阱但在艰难思考的困惑中,跌宕起伏的恐惧中,不再能够写作和“不再有资格说话”。《慢慢回到故乡》展示了小说家试图通过艺术手段实现自我概念的完美世界。

“敬第九王国”

高中毕业后,20岁的奥地利青年菲利普·科巴(Philip Kobar)放弃了和同学一起去希腊的毕业旅行,决定去斯洛文尼亚寻找失踪20多年的哥哥。他随身带着他哥哥从农业学院和斯洛文尼亚-德国字典里拿来的笔记本。通过这两件事,科巴发现了语言在叙述和现实转换中的魔力。穿越斯洛文尼亚的旅行实际上是科巴追寻祖先、发现国家和传统、发现自我的旅程。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

吉林快3投注

Copyright 2018-2019 ruczen.com 响肠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