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肠新闻

首页 科技 教育 时事 健康养生 财经 军事 社会 体育 旅游 文化 汽车 综合 国际 娱乐

响肠新闻>文化>《红楼梦》里焦大心里的苦,实则是芸芸众生内心的苦?

《红楼梦》里焦大心里的苦,实则是芸芸众生内心的苦?

发布时间:2019-11-05 21:40:37 已有: 3984 人阅读

作者:学习、思考、知道和做

(宁国府老奴焦大)

在《红楼梦》中,焦大的外表是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他在责备自己的外表。

第七次“送贡花贾琏去演凤姐,宴请宁府宝玉给秦钟”,焦大一开始就骂赖二爷,说他不公平,受欺负,又好打发别人,所以半夜把我送走了,无情的狗娘养的,瞎管家。你也不想认为焦大勋爵的公鸡比你的头高。在过去的20年里,谁在焦大勋爵的眼里?别说你们这些混蛋。

鲁迅说:“焦大的责骂不是为了推翻贾家,而是为了让贾家更好...所以这个焦大真的是贾府的屈原。如果他能对此发表意见,恐怕会有像《离骚》这样的文章。”(《言论自由的限制》)。

那么,仅仅因为焦大在晚上被送走,为什么焦大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呢?

从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感觉到焦大充满了怨恨。从先前尤氏的叙述中可以知道,焦大从有曾祖父的孩子中有三四个回到了士兵中,从死去的曾祖父堆中回来,才得到了生命;他饿了,但他偷了些东西给他的主人吃。两天没有水后,他得到了半碗水,并把它给了他的主人,主人淹死在马里。

焦大是贾家的老人。他父亲参加了战争,救了他一命。没有焦大,今天就没有贾府。

像贾母一样,焦大七八十岁了。他是贾家的英雄。但是当他老了,他会在半夜被年轻的经理赖尔送走。如果贾庆林的父亲还活着,恐怕他不会做这样的事。

难怪焦大生气了。

(王熙凤)

如果把贾府比作一家企业,那么焦大就是这家企业刚成立时的员工。它不仅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而且在企业的发展中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然而,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和第一代企业家的离开,焦大的地位已经从老人对他的关注转变为底层员工,并逐渐被企业淘汰。

但是对于这样一个既没有技术也没有太多能力的员工,在新主人看来,没有所谓的剩余价值。结果,最基本的艰苦工作被分配给他。半夜送秦钟回家,尤氏等人来到大厅前,看到灯光闪闪,所有的书页都站在丹池里。

(焦大)

从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焦大不是贾府唯一的幸存者。那里还有很多页。那么,为什么不给秦钟而不是焦大发送页面呢?秦钟是一个不太服从命令的老仆人。

事实上,这都是赖二总警司的主意。大经理赖尔放了许多页不支持,却把工作交给了这么一个老人,老人送秦钟,这是为什么?

因为这个大经理赖尔想在焦大经营。如果焦大听从了秦钟的话,别人会认为像焦大这样的老仆人,他们工作得那么努力,赢了那么多,可以听从他,更不用说别的了。赖尔的地位和权威将得到加强。如果焦大不派秦钟去,那么他就达到了用马刀杀人的目的。

(贾珍和贾政)

从焦大的表现来看,他通常不会注意赖尔,这可以从他的话中看出。" 20年后,焦大爷爷会看到谁?"这就是焦大所说的。就通常的关系而言,大经理赖尔和焦大的关系也不好。

最后,焦大被骗把他绑起来,嘴里塞满了泥土和马粪,从而达到了用借来的刀杀人的目的。

在高中,臧克家的“老大哥”经常哭。臧克家写道,他的哥哥活了70多年,在我家工作了50多年。他20岁时来到我家做长期工人,比我曾祖父稍大一点,我曾祖父称他为兄弟。我的祖父和父亲在他的眼皮底下长大,叫他老大哥。

但是当臧克家的祖父掌管房子时,他不小心烧了臧克家的小叔叔的一只鞋,因为他的哥哥烧了炕。臧克家的祖父非常生气,利用这一点把哥哥赶走了。哥哥拿起他的衣服,他一生的财产只是一个小包,工资是12刁。

最后,一个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与焦大相比,哥哥是焦大的缩小版。与此同时,奴隶和长期工人有相似的命运。在《红楼梦》的前80章中,焦大只出现过一次,但它给人们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原因是我们年轻时不了解焦大,我们已经中年了。

我们当中谁没有年轻时的奋斗岁月?然而,像琵琶女孩一样,无论是在工作场所还是在家庭中,都面临着“衰老和肤色衰退”以及知识升级的挑战。我们的能量和血液不再足以支持我们最初的梦想。孩子、老人和伴侣有越来越多的事情要担心。然而,面对各种各样的麻烦,你不得不不愿接受收入、梦想和心灵都高于天空的普通现实。在那些罕见的饮料中,你会不会像焦大那样无助地责骂,而像你哥哥一样醒来后却不得不接受生活的无声斥责?

但是普通的我们,看到了生活并不容易,看到了世界上那些众多的有情生物。

(焦大)

[作者简介]薛氏知行是市党史协会会员,县作家协会会员。

提示: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转发和评论。

推荐:

被“惯例”误解的指控和典故

苏秦想吃东西,但他的遗孀没有给他做。他挂上六国印章后对她做了什么?

从焦大醉酒的责骂中,曹雪芹这次真的删掉了《秦可卿银桑天香楼》吗?

Copyright 2018-2019 ruczen.com 响肠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