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肠新闻

首页 科技 教育 时事 健康养生 财经 军事 社会 体育 旅游 文化 汽车 综合 国际 娱乐

响肠新闻>娱乐>上海出品《攀登者》·专访|胡歌:如果在意番位,就不是“攀登者

上海出品《攀登者》·专访|胡歌:如果在意番位,就不是“攀登者

发布时间:2019-10-22 07:27:06 已有: 2170 人阅读

在学校的第一堂课中,中国登山队前队员、无腿战士夏于波讲述的“登山者”的故事感动了无数人。9月27日晚,电影《攀登者》在上海举行了“巅峰冲刺”。在《中国身高》首映式上,1975年中国登山队的两名队员夏于波和桑珠,以及《登山者》的创作者一起走在红地毯上。

2018年5月14日上午10: 40,夏于波从珠穆朗玛峰南坡爬到山顶。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到达“世界之巅”。此时此刻,自从他第一次登上珠穆朗玛峰已经过去了43年。1975年,夏于波作为国家登山队的一员首次登上珠穆朗玛峰。因为帮助队友,他的小腿因冻伤被截肢。此后,夏于波从未放弃,直到他成为中国第一个用假肢登上珠穆朗玛峰的人。

那时候,夏于波的登山故事令人遗憾。电影《登山者》也展示了这些“令人遗憾的”经历。首映式后,观众认出了由胡歌饰演的杨光,胡歌曾被基因指标归类为“不适合爬山”,在千帆死后爆发出“不放弃”。谁说“后悔”不是另一种伟大?

观看新闻:加入“登山队”的机会是什么?

胡歌:当我接到邀请我加入剧组的电话时,才过了半个月剧组就开始运作了。虽然看起来有点仓促,但我毫不犹豫地担当了这个角色。我需要有这样的经历。

2005年,我刚刚从最后一部戏剧中毕业,加入了登山队,攀登青藏高原海拔6000多米的七子雪峰。我怀念那些日子登山的经历和过程,我一直向往高原。那年爬山时,我对海拔4900米的一块石碑印象特别深刻。石碑上刻着三个字“继续走”。我被告知,这是登山者离开前在疏散过程中不幸死亡的最后一句话。为了纪念他,人们树立了这块石碑。十多年前,我还很年轻,对这块石碑的印象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我期待着什么时候能再次爬山。我已经等了十多年,直到“攀登者”实现了我的梦想。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让年轻观众看到那个时代人民的精神和气质是非常重要的。“登山者”是登山者的故事,但它不仅是登山者的故事,也是那个时代所有登山者的故事。

新闻报道:登山者杨光没能登上顶峰。他可以说是一个失败的英雄,但同时,电影中的角色非常阳光幽默,在登山队中是一个快乐的存在。如何抓住这个角色的心?

胡歌:我从来不认为这个角色是“失败的英雄”。更合适的标题应该是“永不失败的英雄”。对登山者来说,过程总是比结果更重要,也比最后的攀登更重要。为了达到集体目标的顶峰,“杨光”把他的睡袋给了其他队友。他的腿冻伤了,最终需要截肢。从身体上来说,他没能达到顶峰,但从个性和精神上来说,他是一个真正成功的攀登者,达到了精神意义的顶峰。

1975年中国登山队队员夏于波先生的经历给了我很多见解和灵感,我尤其钦佩他。他接受了截肢手术,但在晚年,他从未放弃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目标。甚至他后来也患了癌症。2018年5月,他成为中国第一个用两条腿假肢攀登珠穆朗玛峰的人,实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传说。我见到了夏老师本人,这让我非常震惊。一个如此坚强的人在生活中是如此平易近人和和蔼可亲。夏老师的精神和经历帮助我找到了人物的感觉。

请看上面的新闻:你一生中经历过登山。登山有什么困难?

胡歌:其实,所谓的表演并没有那么难或者那么苦。对于真正的登山运动员来说,我们所遭受的苦难太幼稚了。此外,既然我们必须扮演“登山者”,那么我们如何才能真正地扮演当年的登山运动员而不遭受痛苦或经历一些困难的情况呢?我已经爬山了,在登山技能和经验方面有一些储备。我知道什么是高原缺氧,我也比较熟悉登山者身体形态的特殊特征。最大的准备是了解历史。这包括1975年中国第一次国际公认的珠穆朗玛峰顶峰,以及1960年我们第一次真正的顶峰。为什么在这个国家困难重重的时候,全国都要这样做?登山者实际上肩负着强大的国家使命。

新闻报道:对于“登山者”这个主题,人们经常用悲壮、艰难等关键词来描述。作为演员,这部电影的关键词是什么?

胡戈:有一个词,那就是“希望”。从我自己的角色开始,杨光当时可能还没有取得世俗的成功,但是他的内心总是充满了对生活的希望。对于普通人来说,无法到达顶端和截肢可能会毁掉他们的生活。除了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他还做了很多努力。他最终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原因是他心中有着永恒的希望。对于所有的登山运动员来说,他们在登山过程中遇到了许多困难和障碍,自然环境的障碍,材料的缺乏,体能的测试和各种问题,但每个人心中的希望之火从未熄灭。对我国来说,这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过程。艰难时期鼓舞了每个人的士气,今天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个中国人都勇敢地登上了顶峰,因为我们心中都有希望。

新闻报道:今年下半年,你将有两部电影上映。除了出演《南方车站》之外,在流行的《范伟》中,《登山者》的角色只有《五倍》。如果你走出舒适区,成为一名电影迷,你会在意所谓的位置吗?

胡戈:如果你在乎自己的位置,那你就不是登山者。所有攀登者都不是为了个人荣誉而攀登,而是为了国家荣誉和民族荣誉,向世界证明中国人的能力。

最后一景新闻:登山者是上海电影送给新中国的70年礼物。作为一名上海演员,一个上海本地人,你如何理解上海电影?

胡歌:在攀登之前,我拿了电影集团生产的第601部手机。之前,我和导演彭小莲合作过《假装没有感觉》。小时候,我家离尚英电影厂不远,我经常骑自行车路过。虽然那时我不想当演员,但我很好奇,想进去看看这部电影是怎么制作的。如果你说是第一次,这可能是我,一个上海演员,第一次看电影。

上海是中国电影的发祥地,至今仍是中国电影的重要阵地。上海电影曾经向全国输送了许多人才。看看过去许多香港电影人,其实他们都来自上海。今天的上海电影需要建立一个良好的平台来吸引更多的人才。其次,他们需要跟进电影教育,培养更多的人才。

作为一名上海演员,我对上海电影的未来充满期待。似乎有一些区域意识,而且格局有点小。但我认为,由于上海有着如此良好的基础、内部信息和传统,如果未来没有良好的发展,那将是一个遗憾。最后,我们真正想实现的是,上海作为中国电影的重要城市,应该为中国电影和中国电影的崛起贡献一股重要的力量。

总编辑:石晨露文本编辑:石晨露

Copyright 2018-2019 ruczen.com 响肠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