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肠新闻

首页 科技 教育 时事 健康养生 财经 军事 社会 体育 旅游 文化 汽车 综合 国际 娱乐

响肠新闻>社会>故事:婚后我总拿钱贴补娘家,老公知道后做一举动我后悔了

故事:婚后我总拿钱贴补娘家,老公知道后做一举动我后悔了

发布时间:2019-11-10 17:25:41 已有: 2764 人阅读

应用作者:凉爽的秋夜

认识文佳的人都说她是个坚强的女人。的确,在她的职业生涯中,她非常出色。一个只上过高中的陕北农村女孩可以在大城市拥有几家生意兴隆的美容院。这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困难超出了普通人的理解。

文佳不仅优秀,而且是一个气质优雅的女人。她总是化着精致的淡妆,穿着考究,她整洁的短发看起来很有能力。文佳无疑非常漂亮。虽然出生在西北,它有着南方女孩娇小的身体村,椭圆形的脸,优雅的气氛而不失魅力。只有那双眼睛模糊地包含着看透世界的沧桑。

文佳有一个习惯,晚上还在阳台上优雅地抽烟。我不喜欢抽烟的女人。我总觉得抽烟的女人太江湖了。文佳是个例外。她优雅地抽烟。一双充满世界感的眼睛凝视着远方。她只是微微张开嘴唇,轻轻地吹起烟圈,仿佛她在吐出无尽的沧桑和无助,而不是烟圈。

陕北是一个偏僻落后的山村。

“咣当,咣当,砰……”我妈妈又扔东西了。自从我父亲文昌贵沉迷于赌博以来,他们两天小吵了一架,三天大吵了一架。

“你真是个失败者,你总是扔东西。”文昌贵指着妻子刘娟骂了他一顿。

“我被打败了,我已经被你打败了?出去赌博三天两头,总有一天我们家会失去你。”刘娟气急败坏,拍着桌子打电话。

“你知道锤子!老子在赚钱。我们怎么能仅仅因为不想通过农业赚取额外的钱而变得富有呢?”

“赚钱?哼!在我发财之前,我会给你输……”

这对夫妇互相说了一句话,没有人会让任何人。文佳放下书,再也看不见了。场景已经麻木了。起初,她和她的弟弟经常建议,但这并不重要,也没有任何效果。相反,即使是他们也会被责骂,慢慢地他们也不再听了。

文佳在陕北的一个农村长大。他看着人们从日出回到日落。虽然村民们不富裕,但他们仍然有足够的食物和衣服。上学后,文佳在书中了解了外面的世界,那是一个交通繁忙、高楼林立的大都市。那里有壮丽的景色和美丽的河流和山脉。有各种各样有自己特点的民族文化等等。文佳在想,他必须努力学习,将来上大学,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然而,村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赌博猖獗,我父亲爱上了它。起初,只是有点混乱,当我赢了或输了几美元或十美元时,我妈妈什么也没说。但是赌注越大,你输的越多,输的越多,赢的越少。20世纪90年代末,数百元对农村来说是一大笔钱。它就这样丢了,刘娟妈妈非常生气,每次都跳起来。

长期争吵自然影响了这对兄妹的学习。文佳的成绩一直在班上前五名。自从父母吵架后,事情就慢慢发展到了中间。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文嘉不敢想它是否会落后。

那年秋天,去村里工作的远房表亲文强回来了。他一回来,就为家人盖了一栋新房子,这让村民们非常嫉妒。父亲文昌贵去表哥家喝了一杯,听了他的故事。

文强呷了一口酒,眯起眼睛吹道:“齐叔叔,外面的钱真好。我的朋友带我去赌场,几把就赚了几千美元。如果你想说叔叔,你应该多出去走走。在我们这个荒凉的地方,更不用说挣钱了,吃饱了就好了。”

文强吹得没完没了,文昌贵被迷住了。一月之后,文强回到了城里,想发财的文昌贵也跟着回来了。当他离开时,刘娟一再告诉他,“不要再赌博了!”

文昌贵离开后,家里很安静。刘娟在农活和家务上努力工作。文家的兄弟姐妹也很轻松地学习,一切似乎都恢复了正常。

但不到一个月后,文昌贵回来了,满脸悲伤,闷着头。当刘娟发现不对劲时,他上前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事?文强,那个臭小子,他做的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他有我和我!”说着,文昌贵哭了起来。

“你怎么坑?”

“他冤枉了老子。老子已经损失了几千,几千!”

“你是个害群之马,再去长城,我出去之前说了什么,你是个害群之马……”当他听说他又丢了钱,他也丢了这么多,刘娟发疯了,抓起他的扫帚,狠狠地扇了文昌贵一巴掌。这次文昌贵没有回避,任由刘娟打骂他。

文佳和他哥哥躲在角落里,不停地啜泣...

几天后,一群陌生人进来了。他们进屋时无法分开。他们看到这些东西时就动了。刘娟疯狂地扑向进来的人。"你为什么要搬我家的东西,为什么?"

“文昌贵欠我们老板钱。这些东西负债累累。”有人冷冷地说。

不一会儿,家里的电视、自行车、缝纫机、任何贵重物品都被搬走了,文昌贵和刘娟瘫坐在地上,扑倒在地上,哭着喊着,“哦,我能做什么,不能活了……”

看着空荡荡的房子,文佳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不能再呆下去了。这栋房子不能再住了。我想离开这所房子和这个贫穷的山村。

春节期间,我表哥来拜年。我表哥比文佳大几岁。她很早就辍学了。通过聊天,我知道我表哥现在在北京工作,她的工资还不错。文嘉钦佩地听着,认为家里的情况已经到了他不能再读书的地步。他表示希望和他的表弟一起在北京工作。

表哥从小就不爱读书。说到外面的世界,是侃侃说,“文佳,你想出去工作是对的。至于我们可怜的地方,多呆一分钟是痛苦的。我工作的家庭被称为一个令人难忘的家庭。”

“你照看小孩吗?”文嘉问道。

“是的,保姆怎么了?这是一份好工作。我每天打扫卫生,做饭,每月数百次。我的雇主有一个朋友,他总是说他想雇一个保姆,并请我帮忙。如果你想去,我会请我的雇主带你去。”

文嘉不知道他想离开什么样的工作。经过几次交谈,他终于决定年底后跟随他的表弟去北京。

在新年的第六天,当人们还沉浸在新年的喜庆气氛中时,文佳收拾好行李,来到他表哥家。在离开之前,本的父母会阻止她,让她回去学习什么的。令她惊讶的是,她的母亲说,“内尔,出去努力工作,多挣点钱。我们将在未来向您指出。”听了这话,文嘉的心里充满了复杂的感情。他只是转身离开了。

那一年,她还不到16岁,她向家里的一个表兄借了身份证。汽车启动了,文佳没有回头。她对她居住了十多年的土地没有什么留恋。她的心已经飞到了北京,这个她渴望已久的城市。

北京春天仍然寒冷,街道上的树木光秃秃的。因为是元旦,大多数商店还没有开门,街上空荡荡的。但是对于第一次出门的文佳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宽阔的道路和高耸的建筑让文佳感到奇怪。

“嗯,大城市很好!”表哥一脸骄傲,表哥一路上不停地向文佳介绍北京。

“嗯,那太好了,那太繁荣了!”文嘉不禁在心里大喊:“我要来北京了!”

我表哥的雇主在三环路地区。据我表哥说,所有能住在这个地区的人都很富有。我真不知道我表哥是怎么找到工作来到这里的。

表哥的雇主是一对老干部,他们一见面就笑了。“肖辉,这是你表哥。小女孩很漂亮,但她看起来有点小。”

“阿姨,我不年轻了。我只是很温柔。我是成年人了。”文嘉担心别人会认为她太小,不能让她工作,恳切地说。

“呵呵,小姑娘你别担心,我会说的。你表哥小惠已经和我一起工作好几年了,而且做得很好。既然她推荐你,她就不会坏。别担心,你在这里呆两天,让肖辉带你去熟悉北京市,过几天,我带你去见见你的雇主。”

“谢谢阿姨!”文嘉这颗心终于踏实了。

在表哥雇主的安排下,文佳遇到了他的雇主,一对退休的老年夫妇。主人住在一所大学的家庭学院里。最初的主人和他的妻子都是这所大学的教授。上大学一直是文佳的梦想。我没想到现在会上大学,而是想当保姆。文嘉不禁感到有点难过。

看到文佳有点发呆,他的雇主觉得文佳很紧张,说:“别紧张,你以后会住在这里的。你可以叫我陈叔叔和徐阿姨。”

文嘉的第一份工作就这样确定了。文佳每天都打扫和做饭。徐阿姨的腿和脚不太好。除了每天做家务,她和陈叔叔还在校园里推徐阿姨散步。雇主给的薪水也不错。起初是800,但一两年后上升到15。文佳是个节俭的孩子,文佳除了必要的生活之外,已经存下了所有的钱。

文佳做保姆的工作已经三年了。陈叔叔家有一个儿子,名叫于君,在办公室工作。他平时不和父母住在一起,只是偶尔回来吃饭。今年,于君嫁给了同一个单位的一个女孩,名叫刘谦,一个太子党。

婚后,于君经常带刘谦回家吃饭。对于新娘来说,每次见到她,文佳总是有点不舒服。对方总是喜欢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幸运的是,他们只是吃了就走了,文嘉不在乎。

十月的一天是许阿姨的60岁生日。文佳整个下午都在忙着接待客人。这一天,不仅于君和他的妻子回来了,刘谦的父母也来了。每个人都吃得很开心,喝得很开心,推杯换盏,非常热闹。

很少聚在一起,每个人都迟到了。正当大家都起身准备回家时,刘谦突然喊道:“啊,为什么我的钻戒不见了?”

这个电话让每个人都平静了下来。于君走过来,看着刘谦的手说,“你一直都带着它,不是吗?你什么时候脱的?”

刘谦想了一会儿说,“哦,我以前吃饭的时候手太油了。我洗手的时候把水槽放进去了。”

“那就去找!”

刘谦去洗手间看了一会儿,没看见,出来时不高兴。“我很清楚,我把钻戒放在浴室的脸盆上,现在它不在那里。我想有人拿走了它,也许它会飞?”

“千千啊,你开玩笑吧,怎么会飞?如果你再找一遍,我们会帮你一起找到。不必着急!”徐阿姨走过来说道。

每个人都立刻散开去寻找戒指,但是经过一番艰苦的寻找,他们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它。

刘谦哼了一声,“没找到,我说有人拿走了,你不信。于君不会拿走我的东西,四个老人也不会要我的戒指,我也不会点名。无论是谁拿走了它并悄悄地把它放回原处,都将被视为从未发生过。”

文佳听到这话吓呆了。这不是暗指他自己吗?你为什么会成为小偷?文佳也不高兴。他走出来说,“你在说我吗?我没有从你这里拿走任何东西,所以不要做任何错事。”

“错了吗?这都是自己的。偷自己的东西对我们来说有趣吗?至于你们同胞,如果你看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你想把它带回家。”刘谦指着文佳,一脸不屑。

“村民咋的?不要歧视那里的人。我说过不偷,不偷。”

“哦千千,佳佳不是那种人,她在我们家工作了三年,从来没有缝过针。如果你再想一想,它在错误的地方吗?我们不能只是看错人。”陈叔叔和徐阿姨看到有什么不对劲时,就来提建议。

“我不能肯定。如果她没有偷它,她早就找到了。我不相信房子会飞得这么大。”

“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把它放在马桶里,我会找出来的。虽然我在刘甲很穷,但我仍然鄙视偷窃。”刘佳看起来很生气。她走进浴室,仔细翻找。

她非常仔细地看了看,在一个角落里,她拿起所有的东西,看着它,甚至垃圾桶,最后它确实掉进了垃圾桶。

刘谦接过文嘉递过来的戒指,哼了一声:“哦,你真会藏!”

“好吧,千千,找到的时候什么也别说。”于君有点不开心。他的妻子通常很强壮。现在她还是那么不讲道理,“贾加,别放在心上。”

人群离开了。那天晚上,文佳睡不着觉。第二天一早,文佳辞职了。尽管陈叔叔和徐阿姨再三要求,文佳还是毫不犹豫地毅然离开了,因为她知道没有自己的空间。

文佳打电话给表妹,把她的行李拖走了。走在北京的街道上,看着一个大城市,我无处可去。微风吹过,刚刚进入秋天,我觉得有点冷。我以前从未融入这座城市。既然很难进去,我们走吧。文佳上了公共汽车,向火车站走去。

在火车站,人们很忙。“他们从哪里来?他们要去哪里?我也要去吗?你真的想去吗?”文佳心不在焉地排队买票,想着。她想起了空荡荡的、贫穷的、叮当作响的家和她沉迷于赌博的父亲。她不禁又感到难过。“不,我不能去,我不能回家,我还没有搞混。”这样想着,文佳离开了队伍,走出了车站。

文佳提着包,两条腿茫然地走着。她只是不想回家,但她不知道去哪里。不知不觉走进了一条小巷子。小巷非常热闹,两边都有商店,各种早餐店和小餐馆随处可见。

不时有人在商店前面喊道,“姑娘,你吃过了吗?商店什么都有。进来坐下。”

文佳抬头发现一家不是很大但很干净的餐馆。它还没准备好吃。餐馆里几乎没有人。只有两个服务员。一个在擦桌子,另一个在采摘蔬菜。经过仔细检查,商店门口贴了一则招聘广告。文嘉不禁欣喜若狂。他对服务员说,“我不吃东西。我在找工作。”

"找份工作,然后去二楼,老板在那里."

文佳上了二楼,遇到了店主,一个非常和蔼的中年人。经过一番交谈,文嘉留下来了。

这家商店不是很大,只有不到十名员工和老板。文佳很快就认识了每个人。文佳的工作主要是洗碗、洗碗和做卫生。这些工作在我当保姆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这可以说是很熟悉的。在商店工作的员工来自全国各地,都是农民工。他们都很宽容,互相关心,这让文佳很开心。让文佳更开心的是,即使在这个小店里,他也遇到了他的同胞。

小杨,名叫杨正国,在店里切菜和端菜,实际上来自陕西,来自下一个县。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同样的口音让文佳感觉更亲切。杨正国比文佳大五岁,现在已经在北京工作七八年了。杨正国很健谈,有空时会和文佳聊天。让我们谈谈我们的家乡,北京和梦想。

文佳也是一个开朗健谈的人,只是因为她的父母,她不喜欢说话。在我当保姆的那些年里,除了我的雇主,我很少和别人接触,渐渐变得沉默。现在她遇到了郑国,这让她再次高兴起来。她和郑国一起笑,和同事打架。作为同胞,郑国更重视文嘉。在工作中,郑国的官方宗教,文嘉,切蔬菜和提供配菜。在生活中,郑国对文嘉非常细致。他带文佳去北京购物,看电影,吃各种小吃。渐渐地,两个年轻人之间产生了一种叫做爱情的东西。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两年过得很快。那天,郑国领着文佳走了一小段路,慢慢走在北京的街道上。“贾加,我已经工作了将近十年,我有点累了。我想回到我的家乡,在家里开一家小餐馆。我们可以经营自己的事业。你愿意和我一起回来吗?”

“很好!”文嘉不假思索地回答。

“贾加,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文佳停下脚步,看着郑国认真地说道,“我已经出去五年了,虽然外面不错,但不是我们家。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既然你已经提出来了,我们就一起回去。”

文佳跟随郑国回到家乡,在郑国所在的县城开了一家小餐馆。小地方没有多少投资。他们经营自己的生意,并打电话给郑国的姐姐帮忙。郑国在北京工作的那些年里,他学会了非常小心地切蔬菜、配菜和炒菜。自然,烹饪技巧无法与小地方的厨师相比。他们的餐馆很快变得繁荣起来。

两年后,文佳结婚了。婚后,这对年轻夫妇更加努力地工作,经营着一家欣欣向荣的餐馆。一切都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

正当文佳沉浸在幸福中时,一个电话打破了平静的生活。

“贾加,快回来,你父亲被打了。”母亲在电话里恳切地说。

文佳回到家时,他看见父亲躺在床上被打得遍体鳞伤。文佳怒不可遏。原来他父亲又出去赌博了,因为赌钱是和人打架的,双方都受伤了。虽然伤势不严重,但他欠了别人很多赌钱。

“爸爸,你多大了,怎么还赌博?你为什么不能改变这个问题?你还想让我们的家庭再次失败吗?”文佳有些没好气的说道,“还有妈妈,以后别找我了,我有家人。我也有自己的生活,所以如果我无事可做,我会从家里拿钱。你想让我丈夫的家人怎么看我?”

你在说什么?如果你结婚了,你就不在乎你的家庭,你这只白眼睛的狼,而且你是免费被抚养大的。”母亲也有些气。

“我哪不管?文怡上了大学。我没付他的学费吗?我负责他过去几年的所有学费和生活费。家人没有说一句不,但你还是让我帮你解决爸爸的债务,让别人好好想想。”

文佳只在家里呆了一个晚上就离开了。他留给家人一些钱。虽然我心中仍有怒火,但一定是我父亲,我不忍看到他受伤。

郑国知道文嘉又回家拿钱了,但没花多少钱。出于对文佳的爱,他只骂了几句,什么也没说。文嘉知道自己错了,没有反驳。

不久,我哥哥文怡大学毕业了。他弟弟的毕业让文佳松了一口气,他不必支付学费和生活费。他能够自食其力。

然而,愿望是好的。文怡的毕业不仅没有让她松一口气,还给了她一个大问题。文怡通常表现平平。他只在这个城市的普通三等大学上学。毕业后,班上的大部分学生应该被招到广东,那里有很多工厂,文怡的专业也很适合在那里发展。但是文怡从小就被父母宠坏了,至今也不想离开家。他有一个高中同学,是这个县的太子党。现在他毕业了,回到县城的一家公共机构工作。文怡羡慕他,并要求他的姐姐花钱给他的同学和家人打电话来结束这段关系,并想在那个公共机构工作。

这件事让杨正国非常恼火。我岳母和她的家人真的把文佳视为一个普遍的人物。他们为了一切来到文家。文佳只是一个只上过高中的农村女孩。她能做什么?文嘉别无选择,只能再三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帮助文怡找份工作,停止处理家庭事务。”

文佳心虚,这几年确实是家里大小事情,都来麻烦的她,有时她不在,还都是正国帮着处理。文毅工作的事,虽不好办,但能用钱办的事,也

海上皇宫 台湾宾果投注 500万彩票网 黄金城

Copyright 2018-2019 ruczen.com 响肠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